棒球比賽天天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可是在南楚只要涉及到錦繡盟三字

”凌羽和韋膺兩人交換了一個眼色,韋膺上前接過第二個錦盒,將其中的文書查驗之后,徵信對凌羽輕輕點頭,凌羽神色一喜,道:“本門確實有一些暗地里的生意,雖然不值四十萬兩,可是也值三十萬兩,不過這樣一來,你們可是大大受了損失,我可不信你們情愿吃虧,若是有什么其他要徵信求,不妨明言,只要不大過分,我們都可以商量。”

中年人眼睛一亮,道:“其實我們也是無可奈何,現在南楚的那些生意雖然不錯,可是在南楚只要涉及到錦繡盟三字,那就是破家之禍,所以這些產業雖然豐厚,對徵信我們卻沒有什么更大的幫助,反而是在大雍,因為大雍的朝廷對我們錦繡盟并非是深惡痛絕,所以我們大有可為,這樣交換,對我們沒有什么太大的損失。不過若是仙子和韋大人同意,我們確實有一個小小的要求,這是本盟徵信一位客卿的私人要求,他想要貴門……”說道最后,中年人放低了聲音,只有近在咫尺的韋膺可以聽見。

韋膺一皺眉,走回凌羽身邊,低聲說了一句,凌羽下意識的就要拒絕,徵信可是韋膺又低聲說了幾句話。凌羽神色有些猶豫,過了片刻,她默默轉身回去。韋膺微微一笑,對中年人說問道:“這個要求似乎有些古怪,她一個人,值得三十萬兩銀子么?”

中年人低聲道:“韋公子,說句實話,這是本盟客卿和她的私人恩怨,本盟這位客卿立下了天大的功勞,這是他唯一的要求,我們盟主也同意了,其實我們損失也不徵信大,那些金銀也都是些不義之財,本盟最希望的是,和貴門結為盟友,將來你們在南楚,我們在大雍,聯手對付大雍朝廷,為了這個目標,這些金銀算什么。

至于我們要得這個人么,不過是個額外的要求罷了。說句不客氣的話,從前她是宗室,身份尊貴,自然對貴門十分重要,可是如今她只是一個容貌盡毀的廢人,若論武功,你們比她強的人多得是,若論才智,你們也用不著她,等到到了南楚,她唯一有用的大雍宗室身份恐怕是只有害處,沒有益處,她對你們已經是全無價值了,而本盟卻可以用她的性命,換來一位客卿的忠心,這可是好買賣,不過要說此人么,別說三十萬兩,就是一兩銀子也不值得。可是若能夠換來貴門的合作,別說是三十萬兩,就是再多三十萬兩,也是值得的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